消费主义转向实用主义 这些年轻人开始赛着比“
400-123-4567
banner

服务热线

400-123-4567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13988999988
传真:+86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

搜狐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搜狐新闻 >

消费主义转向实用主义 这些年轻人开始赛着比“

发布时间:2020/06/19 点击量:

  消费观念正从“消费主义”向“实用主义”转变

  这些年轻人开始赛着比“抠”?

  疫情冲击,给年轻人的生活带来不确定性,也让豆瓣上“抠门男性联合会”“抠门女性联合会”等小组迅速壮大“出圈”,网络上年轻人纷纷加入各种“抠组”。在网络世界,他们不讳言“抠”或“穷”,反而以“更抠”为豪。

  一时间,一些“月光族”开始尝试从生活的细枝末节处学会节俭。他们在组里分享“0.9元解决一顿午饭”“自己剪头发”“自行车通勤”等省钱体验;发布“想喝奶茶求骂醒”“关闭花呗的第五个月”“0消费第一天,立帖为证”等各类求监督的帖子。

 

  以抠会友,交流抠门技巧。分享者津津乐道,浏览者兴趣盎然。例如,在抠门男性小组举办的“首届抠王大赛之衣不如旧”活动中,就有近400名网友踊跃参赛,获得600多万的浏览量。有人晒出自己6岁时表演节目买的裙裤,现在他26岁,裙裤变成了短裤;还有人晒出奶奶辈传下来的外套。

  这些年轻人比“抠”行为的背后,带有一些戏谑成分,却也蕴藏着物尽其用、拒绝过度消费的时代心理之变。

  消费主义转向实用主义

  安全感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贾小雨的消费观念。

  疫情期间,贾小雨失业在家,靠着先前的存款生活,第一次意识到了“钱”的重要性。

  这名95后开始反思自己此前的消费观念——买了1000元的衬衣,就需要买1000元的裤子和1000元的鞋子去搭配,再买个2000元的包,才能显得这一身不是假货。

  “但实际上,我真的需要这些东西吗?”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,贾小雨决定成为一个“抠门”的人。

  发生转变的原因,一方面在于她发现了父母的衰老,希望给父母攒下一笔养老钱。另一方面在于疫情带来的危机感,她希望自己以后无论何时都不被钱难住,能稳定有保障地生活。

  和贾小雨有着相同想法的年轻人不在少数。央行4月28日发布《2020年第一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》,倾向于“更多消费”的居民占22.0%,比上季度下降6.0个百分点;倾向于“更多储蓄”的居民占53.0%,比上季度上升7.3个百分点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戈艳霞认为,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有的年轻人连续几个月零收入,不仅当前的生活品质下降,而且对未来的预期也相对降低。

  记者观察到,“抠组”火起来除了因为一些带有调侃戏谑性质的帖子,很多组员分享的内容不乏经济实用的省钱妙招。

  95后女孩刘瑜(化名)所获颇丰。她出身于普通家庭,毕业后在广州的食品行业工作,薪资水平一般。最近,她瞄准超市打折时间和清仓区、使用返利购物软件、每天签到领积分等。她本人还在“抠组”更新着一个记账帖,事无巨细地记录每天花销。“比如我有段时间会经常买饮料喝,记账让我发现在这方面花钱太多,等再想喝的时候,就会去控制自己。”她说。

  曾经,和大多90后、95后一样,刘瑜也是个“有多少就花多少”的人,一次去医院的经历彻底让她意识到攒钱的必要性。几个月前,她发烧去医院做检查,花了几百元,在等结果时,旁边有个病人正在办理住院,需要交1000元押金。“当时我心想,幸好我还有1000元余钱,幸好我没有花掉”。

  随后的日子里,刘瑜有意控制自己的花费。“便宜不是我们购物的原则,需要才是。”她逐渐总结出自己奉行的消费观,也勘破了消费主义盛行背后的逻辑——很多商家以某些噱头来吸引人,“一生一定要拥有”“必备”这些词语抓住了大家的眼球,造成“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”的错觉。

  “抠友”们总结出五花八门的省钱妙招:“购物要和公司采购一样,做成本分析和竞品对比。我曾看到酒店在卖一款特别好吃的月饼,就直接跳过酒店找到代工厂的淘宝店购买了”;“我靠想象就能‘拔草’,比如告诉自己奶茶、零食又浪费钱还会发胖,就压住了消费欲望”;“我上淘宝从来不看衣服鞋子,而是看拍卖不动产频道,有的不动产只要20多万元还能贷款,能激励自己不要买其他贬值品”。

  戈艳霞分析,购买一件商品承载着消费者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,这些年轻人消费观念正从“消费主义”向“实用主义”转变,即他们在消费行为中的精神需求变弱了。“年轻人的精神需求不再像过去那样强烈依靠消费来获取,从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年轻人消费观念回归理性;当然,这种转变也将导致对奢侈品等需求减弱,可能给消费市场供给侧带来一些新的挑战和变化。”

  在“抠门”中收获乐趣

  当节俭成为一种习惯,年轻人希望在“抠门”的行为方式中,找到更多乐趣。